舒心萍
  貪官外逃長期以來一直就是一個敏感話題。之所以“敏感”,是因為目前我國究竟有多少外逃貪官以及他們捲走多少財富,並沒有一個官方統計和公佈的“底數”。儘管在這個問題上,官方有些“語焉不詳”,但是民間和學術界卻有不少議論和“研究”,且版本眾多。比如,雖然目前各種版本給出的數據存在一些差異,但外逃貪官數量基本上介於4000到18000人之間。再比如,中紀委此前通報,僅2013年中秋和“十一”兩個假期,出境的公職人員中有1100人沒有按時返回,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。今年2月,中國社科院發佈的法治藍皮書作出預警性判斷,認為2014年腐敗公職人員外逃現象可能還將加劇,特別是前期已經有關係人和資金在境外的公職人員,外逃機會增大。
  眾多貪官爭先恐後外逃,一方面說明國內查處貪官的力度在不斷加大,讓他們感到了“末日來臨”,為逃避法律的追究,迫不及待地選擇出逃這條路;另一方面則說明一些貪官外逃,實際上早有預謀,一旦風聲不對,就會瞬間“人間蒸發”,隨後不久在異國他鄉“安營扎寨”。成千上萬的貪官成功外逃,不僅給國家財產帶來重大損失,而且嚴重影響國家形象和公職人員的公信力。
  筆者以為,加大追逃貪官力度,把那些外逃貪官緝拿歸案並且繩之以法才是硬道理。只有這麼做,才能體現懲處腐敗的信心,也才能以追逃的巨大戰果取信於民,震懾其他準備外逃的貪官。據報道,目前儘管關於外逃貪官的數量和目的地還沒有形成權威的數據,但是對於外逃貪官的去向和藏身地,中外媒體大都一致認為,美國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是排名最靠前的幾個藏匿地,在這些國家的某個地區甚至已經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“貪官一條街”和“腐敗子女村”。還有的分析稱,這三國是傳統移民國家,生活質量以及教育水平等均有很大吸引力。此外,我國與這些國家在司法合作方面還存在許多不足。正是因為上述情況的存在,才使得眾多貪官蜂擁而至,並且把這裡當成了逃避法律追究的“避風港”。
  其實,一些國家成了貪官外逃的“目標地”和“避風港”,這反而給我們集中優勢警力追逃提供了便利條件。如何儘快有效打掉“貪官一條街”和“腐敗子女村”,需要我們加強與相關國家的司法合作,對這些外逃貪官予以精確打擊。特別是應當把這些貪官當作“瓮中鱉”來抓捕,讓他們回國服法,而不能再讓他們在所謂的“避風港”里逍遙法外。
  大量貪官外逃也揭示我們在制度防範上有漏洞,讓貪官鑽了空子。據悉,在外逃貪腐官員中,央行發佈的報告建議加強對重點地區、敏感行業、特定人群和特定消費方式的監測。其中,特別提到的敏感行業包括金融業、壟斷性國有企業、交通、土地管理、稅收、貿易、投資部門等。對於這些敏感行業和部門,更需要從大量貪官外逃案件中吸取教訓,亡羊補牢,扎緊制度籬笆,做到防患於未然。  (原標題:讓“避風港”中的外逃貪官成為“瓮中鱉”)
創作者介紹

陳文媛

py69pyhl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